最近在看第三次的二哥:)
還是強力推薦

多年後,我成了你——感於《楊戩——人生長恨水長東》 分類:某人自己的無意識2007.10.7 11:53 作者:玄楓 | 評論:2 | 閱讀:0 

封神台上,漫天劫灰中,你神形俱滅

多年後,悔恨的人死了
多年後,癡戀的人瘋了
多年後,我成了你,如你所願

其實我知道你是不願的,這條路太悲慘太艱辛,所有的罪孽都想自己背負。可是,這九天十地的渾噩憑什麼只許你一人去承擔,用你滿身清輝,用你絕代風華。

該死的人都活著,不該死的卻死了。於是「世人皆可殺」,卻仍是讓獨醒的人灰飛煙滅,只留下一干混沌而可笑的人繼續用謊言安慰自己。

悔恨,我不需要;自責,形同廢物。一路走過來,你滿身是傷,一向摯愛的白袍也是破爛不堪,「衣裳垢膩、頭上花萎、身體臭穢、腋下汗出、不樂本座」,而後永墮輪迴,是為「天人五衰」。而這一切的傷,每一刀,都是你決心守護到底的人刺上的,狠狠的,不留一絲情面。冷漠的我們高舉著正義的旗幟,連宵小都可以對你做出可笑的裁判。而「孝感動天」、「此情不渝」的背後,不過是脆弱的謊言和深藏的私心。人心是禁不住試探的,惹不起誘惑的,所以,只有背叛,才是永恆的。所以白娘子身囚雷峰塔,董永七仙女雙雙殉情,牛郎織女每年一見徒增怨懟,仙凡、人妖,永遠沒有好結果,沒有禁得起試練的情,父親對母親的堅守原不過是你的一道咒,而我的救母,只是一次被你的輕蔑激起的衝動。事已至此,揭開掩埋真相的華美裘袍,三聖母看到劉彥昌的負心薄倖,嫦娥看到千年的癡心錯付,哪吒看到真正的恩將仇報,梅山兄弟看到赤裸的背信棄義,他們只剩悔恨,永無止境的悔恨。天人的生命是漫長的,跳出輪迴,喝不到孟婆湯,忘不了前塵事,於是,只有悔恨,將伴隨他們直到天荒地老,直到海枯石爛。

補償,哼,即使傾盡天池的水都無法洗刷他們週身的罪惡,即使將崑崙山削平都還不清他們的債。於是聰明的人想出最聰明的方法,再一次遺忘,再一次欺騙。如果不遺忘,如果不欺騙,他們該拿什麼繼續存活於這天地間。即使是苟延殘喘,即使是豬狗不如,但只要活著,再卑賤,再無恥,也無所謂。

所以我,已經不會,再悔恨,也不會,再留淚。因為所有的淚水已經隨著你的徹底離去而乾涸。從今往後,我將代替你,守護你曾經拼其一生守護的,維護你寧可自污其面也要維護的,正義、親情、愛情、友情、忠誠,這些無聊的東西我將全都捨棄,即使化身修羅,即使非你所願,我依然要這麼做。唯有如此,你才會活下去,活在我的身上,活在我的心裡。我將背負著你,走下去。即使我,也是罪惡滿身。

舅舅……

目光下垂,我看向自己的雙手。稚嫩,再不能是害怕成長的藉口;甚至,再不能擁有犯錯和任性的資格。伏羲水鏡裡,我一夜長大。

「舅舅,我答應你。從此以後,劉沉香不會再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,不會讓娘受到傷害。如果我們回來後真的……真的救不了你,我……」我側頭向已沒在角落裡的小屋再看一眼,指甲掐進了掌心,狠狠地下了決心,「我答應你,我會親手送你離開!」

多年後,我站在那間小屋前,穿著司法天神的銀鎧黑袍,喝著「彈指流年」,俯瞰現如今繁華勝往昔的三界,嘴角牽起一絲不辨悲喜的微笑。

取長風為魂,水澹為魄,佐以極少忘憂草汁。飲了此酒,就會在夢中,追憶往昔歲月,是名「彈指流年」。

 

附錄《二郎神》《滿庭芳》詞二首:

 

徘徊久,雲迥出,輕寒侵袖。漸寫遍愁思新墨淺,怕寫到,帶寬人瘦。不覺歲華成暗度,算又向,衢塵拜走。漫說起,冰輪皎潔,冷笑傳杯掉首。
然否,哀多於樂,氣橫牛鬥。未必是炎涼諳世味,看慣了,白衣蒼狗。此意誰堪相慰藉,只天籟,風悲竅吼。問平生悴損,零落何如,沉吟金鏤。

 

愁秋陰霜繁。伴西風穿戶,頻擾孤眠。瀝灑僵聽簷雨,幾番淒寒。誰識得、又經年。淚莫傾,弦絲遙傳。記家宴挑燈,投壺中酒,人月兩團圓。
消磨去,身前歡。笑斜陽墜盡,露葉飄殘。只欠松寥片石,暗添墳田。心不死,情何堪?任夢迴、沉吟雲煙。漸塵散歌瞑,悲欣一例空裡看。

 

摘錄原文某段,楊戩被地藏王接去無間地獄時:

 

在他身畔守護的神獸,已跪伏著完全化作磐石。地藏王誦完最後一遍咒語,策杖合什而立,蒼老的容顏,沒有任何法力,卻流露出真正的寶相莊嚴。

這莊嚴來自他最後的余習,也來自這三界都為之讚歎的慈悲。他和那個沉沉睡去的男子,一樣不知道什麼是放棄,一樣的固執於自己的執念。但也許還有所不同的。能讓諦聽寧願放棄生命,都要去嘗試撫慰的,又該是怎麼樣的蒼涼和痛苦?

他的心卻突然一陣空虛,又一陣疲累。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,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。但地獄在哪裡?在這血湖中,在三界的輪迴,還是在每一個人的心中?也許,放棄就能遠離,但那種放棄,豈不又正是一種更深的地獄的開始?

 

再附上田兄的一段評論:

 

有句話叫做「世上之人皆可殺」,用另一篇文的標題來解釋,差不多便是《沒有人是乾淨的》,余深以為然——不是我們不墮落,只是誘惑還不夠多。不過我也同意凡事總有例外,總有人真正光風霽月矢志不渝,雖說鳳毛麟角,幾百年也不定出得了一個——現實殘酷,所以神造出了YY。天地生養不了的人,腦內劇場可以。世間容不下的心,world wide web可以。
本文的主角楊戩便可算是個例外。然而到最後這唯一的例外身敗名裂萬劫不復,其餘該殺之賤人反倒活蹦亂跳風光無限,黑白顛倒的世界正是本文的精華所在。剛開始看時,我為那些不長眼的人憤怒;後來,我疑惑楊戩為什麼不解釋;最後,我悟了,也麻木了。從頭到尾,除了嘯天犬、諦聽、木公和黑袍,沒有一個人信過楊戩。哪怕事實擺在眼前,為了一己私慾,他們只會變成瞎子。找回記憶的四公主曾質問:「你們還在懷疑什麼?」其實已沒有任何可懷疑,只是不肯承認自己犯下彌天大錯。承認了,那數百年心安理得的仇恨要往何處去?承認了,還有何面目苟活下去?人人都以為自己付出的最多傷得最深,都忙著自憐自哀從不肯好好想一想。楊戩為什麼能輕易抹去別人的記憶?是不是因為根本沒有人珍惜過?為什麼召來的幻象只剩下仇恨?是不是他們的善良都用來畫那張優雅高貴的皮內裡就只餘下不堪?如果不是諦聽的天賦,地藏菩薩也不會明白楊戩;如果沒有伏羲水鏡,誰也不會主動發現真相。夏蟲不可語冰,所以沒什麼好解釋。道不同不相與謀,所以眾叛親離。
說這樣一個心計深沉算無遺策的人不會做人,未免可笑。做人太骯髒,自有不屑合污者。
最後作者借玉帝的口說,楊戩救母親和妹妹的理由不是親情,而是責任。
愚蠢自私的親人不是他的幸福,而是逼得他無法幸福的包袱。
所以最後他死了。生無可戀。
可以說,作者用所有角色來襯托楊戩一個。套用別處的話來說,便是:那樣一個深沉多智堅忍決絕的人物,要造物怎麼樣的恩寵,才能一步步地……將他逼死……
木秀於林,風必摧之。越是不俗,越是招禍。人類容不下聖人的心。這才是任何宗教都無法渡化世人的原因。


 

speranza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