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代歌詞
春天 周治平
驟起的風 無意裡揚起柳絮漫天
驚醒了城 瞬間褪去了蒼白的臉
空氣之中 夾雜著一絲愛的氣味
混合了多情人的醉和癡心人的淚

隱隱約花明柳暗 倒映河岸
是否這幸福已經峰迴路轉
終於在眼前

永恆的春天若有幾分可能
就讓我耗盡一生頑固地等
縱然到山窮水盡那一天
閉上眼 不會有一點埋怨

甜美的誓言若能幾句實現
就值得耗盡一生頑固地等
於是那情牽難捨的思念
盛開在春天的每一個夜 等待凋謝

  本詞第一段用詩意的筆法寫春天的到來。並且將無生命的物擬人化,賦予之屬人的特性,風是要「無意地」楊起柳絮,意味春天來的並不似主角那般迫切地等待,而是不經意的,就像蜻蜓點水,很自然卻又毫無任何預期;城被驚醒了,主角同時也被驚醒了,城(主角)褪去了蒼白的臉,因為春天已到來,希望又重新燃起;是啊!春天的氣氛,主角充滿期待的心境,勾勒出一絲絲甜蜜、一點點朦朧曖昧,就像清晨的霧,看不清卻又讓人願意提起心境去期待未來;然而這份期待是否值得?春天的氣味中混合的,是多情人的醉與癡心人的淚,多情人醉在這柳絮漫天的美景裡無法自拔,而癡心人只能在一次次令人失望的等待中流淚。

  在朦朧中、在一切未開明中,似乎看到了柳暗花明,不過只是虛幻的倒影,但這已足以讓主角繼續期待,甚至受寵若驚地問上一聲:「幸福,你可準備要到來?」

  再來是主角內心最真切的聲音,沒有任何過多冗言贅字的描述,有的僅僅是顆赤裸裸的心。此二段使用互文的技巧,主角期待著的東西,由主角親口道出「永恆的春天」與「甜美的誓言」, 而這兩項都是虛幻的,但主角是固執的,明知不可能,哪怕只是為了一絲絲的希望,他也願意耗盡一生去等待這不可能的將來,不論結果,只是帶著微笑癡癡地、傻傻地等著,不會有一絲的埋怨,因為內心有憧憬,而為了那個憧憬去苦候,這過程是對主角而言是幸福的。於是主角的思念、主角的期待,都將盛開在每一個夜之始,而去盡情綻放,而後在等待中凋謝。

  本首詞包含了一種對永恆與不朽的執著,就像飛蛾撲火,明明預知結果,知道不可為而為之,並且為了這種矛盾,在快樂中痛著、在期待中落寞著,他的傷感在虛幻中淒美絕倫,令人不忍責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結語(感想)

 

  「如果問我思念多重,不重的,像一座秋山的落葉。」簡媜如是說。秋山的落葉有多重?當事者勉強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,說:「就是一整座山的一整年的落葉相加的重量。」所以到底有多重?旁觀者永遠不會了解,這份重量只有當事者自己感受的到。壓在身上、垎在心裡,為之而難過而神傷,卻又為之感受到幸福,思念是矛盾的、等待是矛盾的,或者說——感情本身就是矛盾的!

 

  想起以前聽過的一句俗諺:「愛到卡慘死。(台語)」古今中外多少人因情關難過而鬱鬱寡歡?尤其是看不清未來的等待,滿溢的思念無處釋放,只好藉由文字抒發,有多少人是用血淚來寫作的?因愛戀而思念,因思念而等待,等待一個未來,詩人總是浪漫天真的,天馬行空地編織了許多的美夢,在一次次期待中失落、在一次次失落中漸漸蒼老,卻還是在心中開闢了一個獨立的角落,角落裡放著希望的火苗,小心翼翼地看顧著它,直到走到生命盡頭。絕望的痛是一瞬間的,而希望的痛卻是永久的,然而也正是這永久的希望支撐著詩人,就算是痛,也可以笑著忍受。

 

感情是永遠都無法用現實生活中的標準來衡量的,正因如此,世間才不斷的有那麼多「在痛苦中快樂著」的情事一幕幕在上演,那是一種飛蛾撲火的美麗執著,為著心中理想的燦爛而不顧一切,對此,旁觀者能多說些什麼?不論結局是喜是悲,任何真心的追求都是美好的。

 

97.05.25


創作者介紹

偶開天眼覷紅塵,可憐身是眼中人。

speranza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