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像突然投入平靜心湖的一顆頑石
與我無關,但刮了生疼,濺起了意料之外的碎水花

很久之前就有人跟我說過,你只要微笑著點頭,不用躲不用怕不用石化
展現出我很好,這樣就夠了
但當時我做不到。
於是她成了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
看了就躲,小心肝成天被拉扯著
甚至放棄了努力了很久好不容易可以證明自己能力的機會
只為了消極地將他從自己生活中驅逐
真是無奈也幼稚極了的掙扎呢

有些東西你越想忘掉的你反而記得更清楚

但隨著時間強迫性的不等人的流過,
該忘掉的假裝忘掉,該記得的也會記得
重整過後,重新省視、思考

然後,

我不怕了,

我可以微笑著點頭說:好久不見。

(吧)

speranza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