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/10是畢業演唱會,很少聽台灣流行歌曲,當然很少有熟悉的歌...
整場下來也只有阿沁唱的「遺失的美好」,是我知道的Q^Q

聽完張子午老師的演講再趕回會場,趕上了壓軸的FIR
同學們到了搖滾區去,舉起雙手拿著造勢棒棒,隨著旋律擺動著雙手及身體。

一如往常地,我還是無法融入喧囂。

FIR有表演到節拍比較重的歌曲,站在搖滾區的我,默默地觸摸著這種感覺
感受著心臟與強烈的聲響共鳴著,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
眼前閃爍著不斷變換方向的彩色強光,以及身旁隨著節奏擺動著的同學們及路人
我的心裡突然很平靜,睜大眼睛打開心靈讓全身的細胞感受這一切

雖然我無法跟其他人一樣尖叫、跳躍、搖滾
但我覺得和他們很貼近
一樣是感動,只是表現的方式不一樣
我的澎湃在心裡。

像是涉世未深的小屁孩,觀察著這個世界
然後發自內心的微笑著:「原來這就是演唱會。」

腦海中跑過很久以前看過的一段文字——

「我們去看煙火好嗎
去,去看那繁花之上如何再生繁花
夢境之上如何再現夢境
讓我們並肩走進荒涼的河岸 仰望夜空
生命的狂喜與刺痛
都在這頃刻 宛如煙火 ——席慕蓉 煙火」

搭配著燈火閃爍,然後,傻傻地,笑了

生命的狂喜與刺痛
都在這頃刻
宛如煙火

:)

speranza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