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:涂惠源

詞:finale



獨坐斜陽微暮輕寒成霜,雲隨雁字長

舞罷霓裳羽衣又歌濫觴,殷勤理舊狂

猶記陪君歡言醉笑一場,放浪又何妨

此去經年迅景如梭流光,高樓誰與上



圓圓缺缺新月又如眉,長笛誰教月下吹

奈何擬把疏狂暫圖一醉,相思已成灰



*崑崙山中雪未消,瀾滄江上舟已渺

誰吹杜鵑聲裡簫

冥冥歸去千山杳,冷冷逝水皓月照

人在風月橋



浩浩愁與茫茫劫,郁郁碧血掩佳城

多情人迷蝴蝶夢

可堪風月笑平生,卻怕淒淒煙雨冷

縱盡義盡情盡愛又何用*



漫道情之為物由來無端,情絲斬不斷

誰記尾生抱柱信誓旦旦,只是作笑談

天邊雁字再分菊花已殘,獨看楓葉丹

怎知情如流水恨若連環,記川與忘川



杏花春雨一夢是江南,四十八骨紫竹傘

匆匆人世悲歡說已看淡,為何理還亂



(repeat*)

*崑崙山中雪未消,瀾滄江上舟已渺

誰吹杜鵑聲裡簫

冥冥歸去千山杳,冷冷逝水皓月照

人在風月橋



浩浩愁與茫茫劫,郁郁碧血掩佳城

多情人迷蝴蝶夢

可堪風月笑平生,卻怕淒淒煙雨冷

縱盡義盡情盡愛又何用*



*崑崙山中雪未消,瀾滄江上舟已渺

誰吹杜鵑聲裡簫

冥冥歸去千山杳,冷冷逝水皓月照

人在風月橋



浩浩愁與茫茫劫,郁郁碧血掩佳城

多情人迷蝴蝶夢

可堪風月笑平生,卻怕淒淒煙雨冷

縱盡義盡情盡愛又何用*

speranza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