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厲害的故事,很老道的敘述方式,很豐富的經驗和常識。
作者是一個天才吧,竟有如此精力,場場劇情,都需要付出極為慘烈的情感成本。
一個妓女荒誕經歷,從性入手,手到擒來。
主人公都是一個個的瘋癲者,狂想者,虐戀著,縱慾者,不顧一切的追逐,換來的究竟是什麼?抵不過宿命,抵不過一個輪迴。
世上的事豈是一個個體的主動便可以扭轉乾坤,即使你不惜一切代價,即使你肆無忌憚的拋棄和索取,即使心腸冷硬,眼神狠辣,對自己暴戾,對別人殘酷,但是,只要你還存有慾念,便輸了主動,輸了主宰,至少,還是看重結果,還是在乎得失,於是黑白顛倒,主次不分,喪失理性,到頭來還不是輸家一個。
那麼多的鮮血給誰看?那麼鈍的疼痛給誰感受?那麼深的傷口給誰撫摸?
都是忐忑而小心的算計,步步為營,只是做的更絕,更狠,看似強勢,其實殊途同歸,都在命運面前驕傲的乞討。

對於性事的描摹估計要成為作者的標誌了,一切的力量的爆發,慾念的膨脹,征服的快感,情感的奔瀉,通過一場性愛便可表達的淋漓盡致,意猶未盡。
抽插的動作本就來由一絲殘虐的意味,有點血腥,有點痛楚,有點貪婪,有點靡醉。
坦誠相見,纖毫畢現,陌路人之間前所未有的靠近,貼緊,密不透風,一旦忘情,便會洩露太多的秘密,醜陋的缺陷,不堪示於人前的真實,太靠近真實的自我,可怕的動物性,輕易的扯開端莊的面紗,如此接近自己的靈魂,有幾個可以坦然面對?
如此形狀,才是最佳的秀場,上演一出出好看的劇目。
大家都有醜態,盡可拿來嘲諷譏笑,當作博弈的資本,優勝劣汰,灑脫者佔據優勢。
強弱之分,在一個漫長的過程中激烈碰撞。
赤裸相對,撕扯的更加猙獰,兇猛,衝突到達了頂峰,激情衝上了高潮,一切甚至還在你來我往之中相互角逐,如此較量,才足夠刺激。
貪婪的呻吟擊碎了高貴的矜持,人本是獸物,原始的交合,濃烈的甜美,不斷拷問淡薄的道德,往生為人的優越感早已喪失殆盡。
或者,根本就不屑一顧。

看,多凌厲的考驗,在曖昧的床第之間?

身體是謀生的本錢,只是每個人利用的部位不同,至於夠不夠拚命,夠不夠水準,則都是同樣的道理,三六九等,一時間高低立現,美醜即分。

作者對於美色異常的執迷,華麗的物相,妖嬈的氣味,還有拉鋸一般的抽動裡所得到的滿足。
無論是頭髮還是皮膚,肌肉或者器官,都是極具暗示的美感,就算是變態,也是香艷,靡爛,骯髒的美學。
長腿,短裙,充滿肉慾的氣息,仰視造物主的神奇,情不自禁的流露出對於美的膜拜,即使是費盡心機的撕毀,踐踏,也掩藏不了曾經苦苦的癡纏迷戀,作者不厭其煩的細細摹擬一場場美絕人寰的姿態,不能不說,是一種可怕的參與。

整片的風格就是這麼不斷的煽動情緒,只是,這裡的情緒不是簡簡單單的幽怨哀愁,換成了劇烈的鞭笞,畢竟,強勢的文字,能給人足夠的壓迫力,可以說,是經歷一場語言暴力。
讀者向來有自虐的傾向,這邊更加徹底,狠很的滿足你,狠很的照亮你,狠很的拋棄你讓你獨自掙扎。

詭異的情節,詭異的故事,佈景不斷的轉換,語言和心理重疊交錯,前後的藕斷絲連,是敘述者的高明。
冷漠的話語,偶一出現,震驚全場。

只是結尾倉促了,即使使用了上乘功夫,修煉到家,但還是出現了明顯的斷裂,似乎是重新審視後的獨立之作,雖然照顧了全篇的完整,但亦難圓滿。
那種大起大落之後的皈依,的確很難與前面一致,尤其是在他那種極具個人魅力的文采之中。

PF作者理所當然的想像力,玩弄情慾愛恨於股掌,隱隱潛伏的憤怒和不平,暗自奔騰,急流衝撞,自毀而脆弱。


☆☆☆堯草於2007-03-23 20:38:54留言☆☆☆ 

創作者介紹

偶開天眼覷紅塵,可憐身是眼中人。

speranza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